女人的戰爭   /周海亮

 

女人的皮膚開始鬆弛,腰間有了贅肉,她的眼角出現了細碎的皺紋,嘴唇也有些乾裂。她經常穿著皺巴巴、松垮垮的睡衣,在菜市場和小販討價還價,大嗓門能驚動整條大街。

 

男人想,怎麼會這樣?仿佛昨天她還是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,任男人捏著她的一根手指,羞澀地走在他的身後。她垂著眼說一句話,臉就紅了,楚楚動人的樣子,讓男人百般憐愛。怎麼轉眼就成這樣了呢?男人想不通。

 

以前的女人,喜歡花,喜歡愛情劇,喜歡風鈴,喜歡街角的咖啡屋。現在呢?任何一枝玫瑰,都不如一捆廉價的大蔥讓她興奮;再香濃順滑的咖啡,也不如一大碗豆漿讓她感興趣。以前的女人,怕黑,怕孤獨,怕老鼠,怕恐怖片。可是現在呢?有一天男人正睡著覺,女人蠻不講理地將他推醒。睡眼朦朧中,他看見女人手提一隻大耗子的尾巴,正眉開眼笑地展示著她的勞動成果。女人說是從廚房裏捉的,倒把男人嚇了一跳。

 

仿佛一夜醒來,男人的小甜心就變成了阿香婆。這之間,偏偏缺少讓男人做好心理準備的自然過渡,男人對這樣的變化感到茫然失措。

 

星期六晚上女人顯得特別興奮。她說,明天超市開業五周年大酬賓,排骨比平時便宜兩塊錢呢。男人敷衍地「哦」了一聲,然後漫不經心地說,就便宜兩塊?女人的情緒仍然很高漲,買三斤,能便宜六塊呢。男人這次「嗯」了一聲,沒有再說話。女人說你明天五點半叫我起床,我得去排隊。男人說有這麼誇張?五點半公雞還沒醒吧!話沒說完,卻發現女人已經睡著了。她打著很大很放肆的鼾,讓男人想起某一種圈養的動物。男人想,怎麼會這樣?就在昨天吧,女人連鼾聲都有著百靈鳥般的美妙音質。

 

男人醒來的時候,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。女人什麼時間起床,什麼時間奔向超市,他根本不知道。快中午的時候,兒子捂著肚子直喊餓,男人剛圍上圍裙準備做飯,卻想起女人也許能買回排骨來吃,就說再等等吧,你媽買排骨去了。

 

又等了一個小時,終於盼回了女人。女人興高采烈地進門,手裏果然拎著一大袋排骨。女人大著嗓門嚷:好懸!再晚去五分鐘,這排骨就吃不上了!她急匆匆地奔向廚房,廚房裏立刻傳來嘩嘩的水聲,不一會兒,屋裏就飄滿了誘人的蔥花香味。男人說你還沒吃早飯呢,不餓?女人沒有聽見。她在廚房裏唱著歌。她的聲音沙啞,還有點跑調兒。

 

男人和兒子趴在餐桌上啃著排骨,嘴裏發出「吧嗒」「吧嗒」的響聲,讓女人想起某一種圈養的動物。男人說你怎麼不吃?女人說好吃嗎?男人說好吃……你也吃點吧。女人夾起一塊兒,嘗了嘗說,好像有點淡……我再回鍋加點鹽吧。男人一把拉她坐下,他說挺好啦,你快坐下吃吧。卻突然發現女人輕皺著眉。男人忙挽起她的袖口,她的肘彎擦破很大一塊兒皮。男人急著問怎麼回事,女人說排隊的人多啊!擠啊!擠著擠著就被擠倒了……好在沒白挨擠,多好的排骨……省了六塊多錢呢!女人滿足地笑了。她自豪地看著男人和兒子,似乎她剛才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大事。

 

男人看著這樣滿足而自豪的妻子,忽然有些感動。他手忙腳亂地翻找著抽屜裏的紅藥水。男人想,其實,女人真的每天都在做著非常了不起的大事。她像士兵一樣,每天戰鬥在菜市場裡,戰鬥在超市裡,戰鬥在廚房裡……她戰鬥的全部,只為自己和兒子的一日三餐,只為他們衣服的光鮮,只為家的整潔,只為省下每一毛每一分錢,然後把錢花在刀刃上。

 

女人的戰爭,單調、漫長、乏味、瑣碎,但因為這全是為婚姻家庭而戰,值得男人為她感動和驕傲。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