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,有一隻雄鱉與一隻獼猴感情非常深厚。猴子常常從森林密處的住家,來到河畔,邀請雄鱉到森林裏去遊玩。因為猴子見多識廣,對於森林裏的走獸飛禽都了若指掌。

 

雄鱉每次聽到獼猴如數家珍的描述,心中油然生起敬意,佩服獼猴學問深遠廣博。因此,每日午後的暢談,成了雄鱉與獼猴的快樂時光。

雄鱉每天焦慮地期待午後的到來,然後行蹤神秘地溜出門,直到夜幕低垂,才歡歡喜喜地回家。雄鱉外出的行徑引起妻子的猜疑,於是派出小鱉悄悄地跟蹤。盯梢的小鱉一路緊跟著雄鱉,來到叢林裏獼猴居住的木屋,聽到窗內傳出清脆開心的笑聲。

小鱉跌跌撞撞趕回河裏,告訴鱉媽媽:「不得了,鱉爸爸金屋藏嬌了!」

「怎麼可能?我家老公憨厚老實,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。」母鱉半信半疑。
 

 「不信你到獼猴的小木屋親自看看。」小鱉一副自以為是的神情。
  

母鱉果然跟隨丈夫身後,發現了小木屋的秘密,醋勁大發:「哼!花心的東西!竟敢背著我做出這樣的事情。不過,這一切都是可惡的獼猴引起的,我一定要設法除掉獼猴,這樣老公就無法拈花惹草了。」


 
打定主意,母鱉等到雄鱉回來,溫柔體貼地對丈夫說:


「我最近患了心絞痛,醫生說如果沒有特別的藥引,就回生乏術了。」
 

   雄鱉一看妻子雙眉緊蹙的樣子,著急地問:「是什麼藥引子?」
 

  「醫生說要用獼猴的心肝做藥引,才能救我的命。」母鱉欲言又止的看著丈夫。
   

雄鱉頓時像五雷轟頂,但是為了心愛的妻子,只好犧牲寶貴的友誼。
 

第二天,雄鱉如約趕赴獼猴的約會。兩個朋友一如往昔有說有笑,忽然雄鱉抽出一把鋒銳的尖刀,對獼猴說:

 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照理說,我不該對你不仁不義。但是我的妻子得了怪病,需要你的心肝做藥引,請你看在多年情誼上,成全的我請求吧!」

 

獼猴聽了雄鱉的愚昧請求,平靜的說:

「好朋友有急事,本來就應該相互幫忙。你怎麼不早說呢?我剛才出門的時候,把我的心肝放在屋後的大樹上了,你陪我一塊兒去拿吧!」

獼猴和雄鱉一前一後來到了小木屋,獼猴爬上高高的樹梢,義正辭嚴的指著雄鱉說:

「愚癡的鱉啊!你為了妻子的無明,不惜犧牲真摯的友情。天下哪有用他人性命來換取自己壽命的道理呢?何況哪有心肝不帶在身上,掛在樹上的事呢?你真是太無知了!」

 

獼猴的智慧救了自己的性命;相反地,無知的雄鱉失去了最好的朋友!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