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隻狗,從身體的某個部位來看,我是一隻公狗。我和主人生活在一起,他是個男人。

每天早晨,我告訴他,我要吃早飯,我的主人就會叫幾聲,表示明白。我最喜歡的,就是他給我做的骨頭餐。如果有時候他不給我準時上飯,或是骨頭的品質不好時,我就大罵他幾句。

 

人這種動物的羞恥心比狗還要強,我多罵幾句,他就會又叫幾句,然後去給我準備食物。

 

有一次,我的主人竟然在我的食物裏面混了青菜,當時我氣極了,我罵他:「我不是說過N遍了嗎?我不喜歡吃青菜,怎麼又忘了?!」

 

本來我想吃了他,可是我想通了,人是這個世界比較可憐的動物,我們應該有照顧他們的義務,他們也應該有享受生命的權利。不過總的說來,我這個主人還不賴!

吃完早餐,我會命令我的主人陪我出去散步,他不願意也不行。我為了怕他跟丟了,每次都把繩子掛在他手上。散步的地點就是附近的幾個公園,在那裏,我會碰見我的親朋好友,我們會交流一下最近的消息,偶爾我也會對給我拋眉眼的母狗來個飛吻!

 

我的主人也就和我朋友的主人站在一邊,小聲的交談。有一段時間,大家都狗心惶惶的,有狗說,有些人已經脫離了狗的統治,想要反抗狗的統治。後來才知道那些都是謠言,原來是一隻狗得了狂人病,所以才會不斷的散佈謠言。不過,我們都有共識:「人越來越不聽話了!」

散完步,我會給我的主人一段自由時間。他大多時候會出去,一出去就是幾個小時。我很討厭他沒經過我的同意,就帶其他人回來。雖然我是一隻很帥的狗,他們會很沒有規矩的在我身上摸來摸去。

 

有一次有個女的,竟然摸我那裏,我可是一個很有尊嚴的狗,我立刻把我的牙印刻在她的爪子上。事後,我的主人也知道自己錯了,當著他朋友的面,跟我道歉,否則我非給他點顏色看不行!

 

晚上,他也會恭敬的送給我送食物,為了感謝他對我的忠誠,我有時也會狗心大喜,給他留些骨頭。但他總是很怕我,不敢跟我一起吃飯,躲的遠遠地吃。

 

有個忠實的主人還是不錯的,夜裡,他會細心的服侍我入睡。

最近我對狗媽說:「媽,為什麼神狗要製造人類呢?我們狗其實可以照顧自己的?!」

 

狗媽說:「我們狗製造了很多垃圾,需要人來收拾。而且,我們需要食物,必需人類去賺錢;還有,人類累的時候,需要我們帶他們出去遛一遛!」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