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默屬于樂觀的女人。消極悲觀的人,是笑不起來的;充滿狐疑的人,話裏也難以蕩漾暖融融的春意;整天心情抑鬱的人,話裏肯定有解不開的憂鬱。只有心胸坦蕩、超越了得與失的樂觀之人,才能笑口常開,妙語常在。

 

山間的清泉之所以汩汩流淌,是因為山上有永不枯竭的水源;幽默的女人之所以語言風趣,是因為她們的內心永遠都是一種豁達開朗的態度。

 

一個人只有具備樂觀的信念,才能對於一些不盡人意的事泰然處之。幽默是一個人對待生活態度的反映,是對自身力量充滿自信的表現。

 

作為一個女人,只有對自己的前景充滿希望,才能發出由衷的笑聲。即使暫時處於逆境,仍能對生活充滿信心,在生活中發掘幽默,用快樂來熨平生活留下的傷痕。

 

而對那些整天皺眉,心事重重的女人來說,生活充滿了痛苦和絕望,快樂不過只是幻覺。這樣的女人,她們的談吐又如何有幽默可言呢?

 

一次,有一個女翻譯與士兵們一起開慶功會,在與一個士兵碰杯時,那個士兵由於過於緊張,舉杯時用力過猛,竟將一杯酒潑到了女翻譯的頭上。

 

士兵當時嚇壞了,可女翻譯卻用手擦擦頭頂的酒笑著說:「小夥子,你以為用酒能滋養我的頭髮嗎?我可沒聽說過這個偏方呀!」說得大家哈哈大笑,令這個士兵對女翻譯充滿了感激和崇拜。

 

幽默的女人,說出話來雖讓人感到如憨似傻,卻因心境豁達,反而令人感受到她厚實的天性和無窮的智慧。

 

如果女人都能擁有一份曠達朗潤如萬裏晴空的心境,她們說的話,也就完全能夠達到「無意幽默,但卻幽默自現」的境界。

 

善於使用幽默的女人,她們常常能將窘迫的情境化為烏有,這實在令人羨慕。

 

有個女議員發表演講,在大家都側耳傾聽時,突然座中有一個聽眾的椅子腿折斷了,這個聽眾順勢就跌落在地面。此時,聽眾的注意力馬上就分散了,女議員見狀急中生智,緊接著椅子腿的折斷聲大聲說道:「諸位,現在都相信我所說的理由足以壓倒一切了吧?」

 

話音一落,底下立即響起了一陣笑聲,隨後,就是熱烈的掌聲。

 

有一次,女議員為準時趕到會場,要求司機開快車。司機既擔心她的安全,又怕違章,只好婉言謝絕。女議員急了,命令司機與他調換位置,然後親自驅車,疾馳如飛。

 

很快,車就被交警攔住了,警官命令警士將違章者扣留。警士到車前查詢了一下,然後向警官匯報說:

 

「警官,坐車的是一位要人,恐怕不好查辦。」

 

警官很不滿意地問:那個人是誰?

 

 「我不確定,警官先生。不過,議員是他的司機。」

 

在人際交往中,我們輕鬆幽默地開些得體的玩笑,可以鬆弛神經,活躍氣氛,營造出一個適於交際的輕松愉快的氛圍,因而幽默的女人常常受到人們的歡迎與喜愛。

 

大家都喜歡聽幽默的語言,就像喜歡聽動人的音樂、欣賞美妙的文章一樣;和談吐幽默的女人在一起,就如同置身於蔚藍的大海邊或壯美的大山中一般讓人陶醉。

 

懂得幽默的女人必定是樂觀的,她心胸開闊,哪怕是走到人生的低谷,她也會微笑面對,在她的笑聲中,人們可以聽出她的希望;一個心胸狹窄、思想頹廢的女人是不會有幽默感的;懂幽默的女人必定是開朗自信的,她不一定會向所有的人敞開心扉,但她懂得與人分享她的喜怒哀樂,她不會把事情憋在心中,每天鬱鬱寡歡,她有一個健康的心態;懂幽默的女人必定是寬容的,她不會斤斤計較,她懂得與人為善。即使別人傷害了她,她也不會與人針鋒相對,硬碰硬地拼個你死我活。

 

(節錄自:《會說話的女人最出色》)

 

 

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