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眠是人的精神疲勞時自然的生理需求,但是佛教把嗜睡看作妨礙修道的因素之一。

 

佛世時,優婆毬多,以坐禪著稱,他傳教的中心在古印度的摩突羅國。

 

當時,那個國家有一位富家公子哥兒生性懶惰,喜歡長日久睡。
  
當優婆毬多在此國傳教的時候,許多人都慕名前往求教,並在優婆毬多門下得道成聖,證成了阿羅漢果。

 

那位富家公子哥知道此事後,也忽然心血來潮,來到優婆毬多門下,請求出家修道,想博取一個金剛不壞之身。

 

優婆毬多同意了他的請求,為他剃度授戒了。但這位公子哥惡習難改,雖已出家,卻與在家沒什麼兩樣,終日呼呼大睡,根本不進行佛法的修習。

 

優婆毬多為了使他改掉這一毛病,便將坐禪的方法教給他,想讓他在坐禪中克服愛睡的習氣。
  
坐禪的關鍵在於心神專一,那位公子哥兒沒法精神集中,所以在坐禪的時候仍然瞌睡,禪定的功夫自然也不會有什麼進展。
  
有一天,優婆毬多特意領著這位公子哥走到密林深處,讓他在此潛心修習禪定,自己在旁邊監督。

 

可是仍沒有用,那位公子哥坐下不久便又呼呼大睡了。優婆毬多看著簡直毫無辦法。正好此時有一條怪蛇從身邊經過,樣子非常怕人,優婆毬多便將這條蛇抓住,頭下尾上地吊在公子哥的面前。
  
公子哥醒來,忽見面前倒吊著一條怪蛇,樣子很恐怖,立即被嚇醒了!

 

匆忙跑到優婆毬多跟前。優婆毬多明知故問:「你不去坐禪,慌慌張張跑到我這兒幹什麼?」

 

那位公子哥心神仍然未定,說:「我那邊的林子裡有一條怪蛇倒懸在空中,樣子好可怕!」

 

優婆毬說:「蛇有什麼可怕的,你還是回去坐禪吧!」

 

公子哥說:「太嚇人了,我可不敢去了。」
  
優婆毬多又說:「說起來,那條怪蛇雖然嚇人,卻還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。對你來說,最可怕的應是睡眠,不是蛇。你卻怕蛇不怕睡眠,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?你且想想看,怪蛇雖能令你心驚肉跳,卻能防止你睡大覺;睡覺雖能讓你一時舒服,卻妨礙著你修習聖道。孰輕孰重是再明白不過的了。話說回來,如果那條蛇真的傷了你,所害的不過是你今世的肉身,沒什麼大不了的。但如果你一直睡下去,那麼睡眠所害的就是你的無限來世了,你就會永遠地沈淪於生死輪迴之中,永遠沒有解脫的希望,怎麼證成羅漢果,煉成金剛不壞之身呢?所以,睡眠的恐怖遠甚於怪蛇的嚇人,你還是回去坐禪吧。」

 

那位公子哥聽了優婆毬多的解釋,心裏驚恐不已,對怪蛇反而不怕了,急忙走回原來的地方,修習起禪定功夫來。由於怪蛇在身邊,他再也不敢放心睡覺了,禪定的功夫自然也就得到了進展。

 

自此之後,那位公子哥便每日在怪蛇身前練習禪定,思考佛教真理,終於改掉了惡習,證成了阿羅漢果。
  
佛教為什麼反對過多的睡眠呢?因為,認識宇宙真理的工具是一種超越的智慧,這種智慧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的,它從禪定中得來,是禪定修煉達到一定程度所產生的結果。

 

因為要從禪定中得到智慧,所以禪定時精神便應該集中思慮。而睡眠則使意識處於散亂狀態,無法集中精神進行禪觀思考,所以,佛教便不允許教徒睡眠太多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