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體制對女性的尊重不同於男性,女性在職場中地位不平等,同工不同酬等議題,引發女性自願性被壓迫的理性決擇,主導兩性問題中的家庭工作分配、經濟權、社會工作權等多樣化的變數。

 

一個社會結構(society structure)中被壓迫的女性,受到不平等的待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壓迫」指對某一族群的人造成特別的傷害(harm),對另一族群則不會,導致社會失序(disorder),或是道德上的錯誤。例如:許多社會互動是一方得利,一方損失,Ex:黑人被排除某些工作機會,使白人有更多機會;或女性賺取較低的薪水,重新分配社會資源給男性。

 

Robert Nozick說明道德教化的主張,個人不能因差勁的替代選擇方案而抱怨受壓迫,他有權選擇更好的替代方案,以婚姻市場(marriage market)為例。

 

男女對婚姻伴侶的選擇,有相同的優先選擇權,並不是被壓迫的,每一個男人有權選擇伴侶。在特定的社會裡,常出現人權優先於道德或法律,權利被公平和正義的原則正當化,有利於某人而不利於某人。Nozick 提出婚姻市場中,男人向女人求婚,女人只能「接受」 或「拒絕」,不能主動求婚,顯示婚配中主導求婚的基準不利於某一族群。依社會慣例(social practices)、習俗(institutions)及規範(norms, 從「關係上的不平等」(unequal power in relationships)賦予人們不同的權力,女人只有拒婚的權利。

 

惡性循環(Vicious Cycles)的結果

透視女性被壓迫的 (Women are oppressed )議題,女性選擇在家帶小孩嗎?一個自由選擇職業的社會,把女性放在一個相對於男性較不利的地位;兩性薪水差距(wage gap)陷女人於惡性循環,使女性受到壓迫。

 

統計學(statical)顯示女性在工作上的機會均等有重大障礙,雇主不信任女性能全心投入工作,女性像弱勢族群(poorer risks),雇主不會輕易地投資在她們的專業訓練上,且無法像男性一樣升遷,凸顯雇主歧視。在相同技術水準上平均女性比男性薪水低,工作機會也較少,迫使兩性作出職場的選擇,形成惡性循環。在惡性循環中像是無形的腳(invisible foot)踐踏女性的社會地位(grinds down the social position of women)。

 

兩性薪水差距關涉面對的選擇,是不公平的,女性選擇的自由權侷限在不公平的框架(unjust framework)內。可接受的道德理論(moral theory)把生活中基礎上不對稱(fundamental asymmetry)的機會和權力(choices and power)視為不公平(unfair)。女性被強制選擇避開經濟權力(economic power)投入家事勞役(status for domestic servitude)。

 

針對女性在社會環境中受到的自願性被壓迫的倫理議題,提出幾點反思:

 

i)道德社會的體現:性別歧視從父系社會的沉重包袱中,已經逐漸展露頭角,但要實現社會公義,成就兩性分工的道德社會,還需要針對經濟環境施設各項配套措施,才能逐步達成。

 

ii)實現女性自主權:經濟社會中,女性如何從自願性被壓破的惡性循環中掙脫,締造真實自願的自主?這是倫理學上應該關注的議題。

 

iii)兩性平等的芻議:Kant說:「人類具有一種內在價值,就是:尊嚴」。Kant又表述:「理性的人應視其他理性的人本身為目的,而不能只視之為手段。」由此,尊重尊嚴並且不將女性視為手段,可以貫徹兩性平等的關懷。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