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0201.jpg 

莊子的妻子死了,惠子前往弔喪,看見莊子正蹲在地上、敲著瓦盆唱歌。

 

惠子說:「你的妻子和你住了一輩子,為你生養兒女,現在老了、死了,你沒有傷心、哭泣也就算了,竟然還敲著瓦盆唱歌,這不是太過分了嗎?」

 

莊子說:「不是這樣的,你聽我說:我內人剛去世的時候,我何嘗不傷心呢?只是後來想想,人本來就沒有生命的,不但沒有生命、連形體都沒有;不但沒有形體,連氣息都沒有。在這似有若無的變化中,忽然有了氣息,氣息變化而有形體,形體再變化才有了生命。現在我的內人又變化成死亡,這就像四季運行一樣的自然,她已安息在自然的這個大環境中,如果我還為此悲傷痛哭,不是太不通達命理了嗎?所以我才不哭的啊!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