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61319_71n.jpg 美國的生存教育 /  轉載

讓孩子獨立思考

    培養孩子的獨立性,題目頗大,許多家長感覺無從著手。其實,培養孩子的獨立性,首先要培養孩子的獨立思考。美國人就特別推崇孩子的獨立思考。

    在美國,我最喜歡看的電視節目之一,是黑人笑星比爾考斯彼(天才老爹)主持的《孩子說的出人意料的東西》。這個節目在讓你捧腹的同時,也讓你深思。

    有一次,比爾問一個七、八歲的女孩:「你長大以後想當什麼?」女孩很自信地答道:「總統!」全場觀眾譁然。
    比爾做了一個滑稽的吃驚狀,然後問:「那你說說看,為什麼美國至今沒有女總統?」女孩想都不用想就回答:「因為男人不投她的票。」全場一片笑聲。

    比爾:「你肯定是因為男人不投她的票嗎?」
    女孩不屑地:「當然肯定!」

    比爾意味深長地笑笑,對全場觀眾說:「請投她票的男人舉手!」伴隨著笑聲,有不少男人舉手。

    比爾得意地說:「你看,有不少男人投你的票呀!」
    女孩不為所動,淡淡地說:「還不到三分之一!」
    比爾做出不相信又不高興的樣子,對觀眾說道:「請在場的所有男人把手舉起來!」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舉手的就不是男人,哪個男人「敢」不舉手? 哄堂大笑中,男人們的手一片林立。
    比爾故作嚴肅地說:「請投她的票的男人仍然舉手,不投的放下手。」比爾這一招厲害:在眾目睽睽之下,要大男人們把已經舉起的手,再放下來,確實不太容易。這樣一來雖然仍有人放手下來,但「投」她的票的男人多了許多。

    比爾得意洋洋地說道:「怎麼樣?『總統女士』,這回可是有三分之二的男人投你的票啦。」
    沸騰的場面突然靜了下來,人們要看這個女孩還能說什麼?女孩露出了一絲與童稚不太相稱的輕蔑的笑意:「他們不誠實,他們心裏並不願投我的票!」許多人目瞪口呆。然後是一片掌聲,一片驚嘆…
    這是典型的美式獨立思考。沒有獨立思考的孩子,就沒有獨立性。要培養孩子的獨立思考,就要提供一些機會給孩子自己去思考,去感覺:什麼對,什麼錯,什麼應該做,什麼不應該做…

    有一年,朋友古瑞克的兩個孩子和我們一家去了一趟中國。那天一大早,古瑞克開著一輛小麵包車把我們送去辛辛那提國際機場。妻子一看到這兩兄妹都穿著短袖和短褲,就大呼小叫起來:「我們乘坐的飛機要跨越太平洋,要在高空飛行至少13個小時。飛機上很冷,穿短袖和短褲怎麼行?」
    

    古瑞克聳聳肩,說是他們母親已經說過了,但他們沒有聽勸告,在候機廳裏,妻子叫這兩個小傢夥準備好飛機上穿的長衣長褲,他們沒有「反抗」,只說長褲在箱子底,拿不出來。飛機升到高空以後,妻子問他倆冷不冷,一個點點頭,一個沒吭聲。妻子請空姐給他們每人多加了一條毯子。後來回美國的時候,在去飛機場前,我發現兄妹倆都穿上了長衣長褲。
    

    我說:「怎麼樣,這回不穿短衣短褲啦?」傑西卡眨眨那雙美麗的藍眼睛,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    

    澤克狡黠地笑笑:「蓋兩條毯子,還不如穿條褲子。」
    

    說起來也很簡單:一個人的冷暖,必須由自己去「感覺」,如果一個人的冷暖涼熱都要父母來「決定」,這個人的生存能力一定很弱。這也令人想起狐狸媽媽的生存教育。一部日本電影紀錄片,講的是野生狐狸的生活。其中有一幕讓我至今難以忘懷。
    

    一群小狐狸長大後,狐狸媽媽開始「逼」他們離開家。曾經很護子的狐狸媽媽忽然像發了瘋似的,就是不讓小狐狸們進家,又咬又追,非要把小狐狸們一個個都從家裏趕走。看著小狐狸們夾著尾巴落荒而逃,我被深深地刺痛了。多麼殘酷的生存競爭,多麼冷酷的心理斷奶!但是,這又是多麼理智的生存教育啊! 

玩具和『性教育』

     
『性』本來不是洪水猛獸;沒有「性教育」,「性」才成為洪水猛獸。在『性』教育上,美國學校常常有些驚人舉動,令我這個教育研究者嘆為觀止。
     玲玲是我朋友的獨生女,在美國上中學。有一天,玲玲從學校抱回一個頭髮金黃,眼睛碧藍,貨真價實的「洋娃娃」。而且,假娃娃擁有真娃娃的整套裝備:從睡籃到小衣服、小鞋子、尿布、奶瓶,一應俱全。

    一開始,朋友覺得很奇怪:玲玲都上初一了,怎麼學校還讓學生玩娃娃?沒過幾個小時,我的朋友就發現:這個娃娃可真不是個「好玩」的玩意兒。它的體內裝有電腦程式,每過幾個小時,娃娃就會放聲大哭,原因有兩個,一是餓了,二是要換尿布了。

    要娃娃「停止哭鬧」,必須馬上行動,先是查原因:如果是餓,就要把奶瓶放進嘴裏;如果是尿布「髒」了,就得換上「乾淨」的尿布。如果當「媽媽」的想偷點懶,娃娃就會哭個不停。即使是半夜,娃娃也還是按照預訂的設置三番五次地哭鬧。

    做父親的自認為對電腦很在行,為了讓玲玲能睡個好覺,想改變一下娃娃的程式。誰知,拿著娃娃上上下下地研究了半天,仍不得要領。娃娃到時還是照鬧無誤,攪得全家「貓」犬不寧(美國人不養雞)。

    做母親的只得建議把娃娃放到車庫或地下室去,即使「鬧」也聽不到。但玲玲說:「那是虐待『兒童』。娃娃哭鬧了多少次,多少次得到了『妥善處理』,多少次被『虐待』,娃娃體內的電腦都有記錄。如果被『虐待』多了,娃娃還會『休克』甚至『死亡』!」
    那天晚上,玲玲被那個「娃娃」鬧得筋疲力盡,狼狽不堪。第二天,她上學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趕快把「娃娃」還給老師,大有「金盆洗手」從此「退出江湖」的架勢。

    玲玲大有體會地說:「自己有個嬰兒一點都不好玩,才當一天『媽媽』都累死人,不要說天天這樣折騰,還怎麼讀書……」

     這就是美國中學給初中一年級學生開設的一門選修課,很像我們所說的家政教育,那內容就是:怎樣照顧嬰兒。開設這種課的初衷很明確:一為傳授科學知識,二讓青少年體驗餵養孩子的艱辛。
    

    美國學校對「性」的問題沒有採取「回避+唬哢」的辦法,而是給學生一個積極的「早孕實習」。看來,讓孩子體驗「早孕」的「恐怖」,才是這門課的「醉翁之意」。它向女孩們發出了一個警告:懷孕,當媽媽,可不像童年時「辦家家」的遊戲那麼好玩。被又哭又鬧的娃娃嚇壞了的「玲玲」們,到了需要面對「要不要懷孩子」的現實問題時,一定會因有過這種「親身體驗」而三思再三思的。

 

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od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